• YOUNG FOGEY

人物對談:Kevin Lo


其實我很早就知道Kevin,是因為他是一位手錶愛好者,雖然當時的我不懂錶,但偶爾會在網路上拜讀他的文章。


同時,Kevin也是相當喜歡經典男裝的人,而一年多前在因緣際會之下我們在西服店巧遇,才算真正有機會認識彼此。另一方面,Kevin也是一位業餘的攝影愛好者,非常厲害,也推薦各位去看看他的攝影作品。

*Instagram帳號: https://www.instagram.com/the_vintage_guy/


後來直到近期我開始接觸手錶,跟他開始多了一些討論。只能說認識同時擁有好幾樣共同興趣的朋友實在不是一件好事,常常東推一坑西推一坑,明天又要努力上班賺錢了。




好的,一開始不免俗地要對你來個身家調查,簡略介紹一下你自己,我印象你好像不是在台灣長大的?

對,我在南非長大的,小學的時候全家移民過去。那時候高中畢業,差不多2008年的時候,因為家裡的人回台灣,所以我也跟著回來。然後過兩年之後我又再到歐洲求學。

你目前的職業是?

我的職業是牙醫,不說絕對不會有人猜到我是牙醫。



大約在什麼時候接觸到經典男裝?

嚴格說起來應該是在大學三年級的時候,那時候因為接觸到國外的網站Mr. Porter,大致上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。

是有看到什麼樣的東西特別吸引你?

經典男裝以及西裝,那個時候喜歡偏商務的西裝。


你作為牙醫,平常上班會穿西裝嗎?

應該這麼說,我喜愛西裝,但是我恥力太低所以平常並不穿西裝,上班時大概就穿件Polo衫、西裝褲這樣。


是上一次我幫你拍攝那一組照片那個樣子(上圖)?

對,這差不多就是我平常生活的穿著。


說一下這樣的概念。

那陣子做了幾條我很喜歡的毛褲,絕得深褐色與海軍藍的 Polo 的組合很低調內斂所以就直接這樣穿了。而那天天氣微涼,原本打算穿件卡其 Harrington 但是又想要跟褲子的顏色做個對應所以就選了這件 Valstar 的麂皮外套,也剛好利用其麂皮面料搭出休閒感。


本來鞋子也打算麂皮,好死不死前一天已出勤所以為了保護愛鞋就抓了這雙Alden的流蘇樂福鞋。


好,那談到另一個主題,扣掉經典男裝,其實更多人對你的認識是,你是一位手錶的愛好者,談談這件事。

那時候大概是2009年的時候,應該是18、19歲嗎?那個時候我媽送了一隻Armarni的石英錶給我,當時覺得那就是世界上最屌的一隻錶,所以為了驗證自己的想法就跑去買了一本世界腕錶雜誌,來看一下我這隻錶有沒有在裡面。

所以有在裡面?

絕對不會在裡面啦(笑),不過也是因為如此,那本雜誌才開啟了我對手錶的興趣。


因為你同時身為一位經典男裝的愛好者,你穿著經典男裝和腕錶的搭配上會有一些連結嗎?

有,絕對有。


好比說,如果今天是穿襯衫或是Polo衫這類比較雅緻一點的東西,那我就會選小一點的錶,像今天手上這隻探二,我認為比較不適合這樣的風格,所以會比較少見我這樣子的搭配。


那順便談談你今天的穿著好了,你今天的穿著其實就如同你剛才所說的,其實你穿的都是經典的東西,但是卻沒有西裝。

對,因為我覺得這樣比較貼近生活,至於這個Look其實是致敬Thousand Yard Style的Robert Spangle (下圖)。


這是一件80-90年代的BDU (Battle Dress Uniform)野戰外套。褲子是50還60年代的澳軍短褲,當時買的時候上面是這樣寫啦,實際上是怎樣我也不清楚,當初覺得好看就買了。

棒球帽單純是因為平常上班的我都會整理頭髮,所以放假時就會想輕鬆一點。至於Converse... 是因為我以為今天會下雨,所以就沒穿皮鞋。

手上這探二本身就給人比較Sporty的感覺,所以我覺得這樣配還蠻適合的。


Robert Spangle


現在跳到另一個問題,你在購買腕錶的時候有什麼考量嗎?每個人關注的點可能不一樣,比如說品牌、外型、工藝、功能之類的。

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,我認為我自己是很看感覺的人,所以也沒有一個基準在那裡。


今天的對談,我請你帶了三隻你人生中最重要的錶來分享。我們就先從這隻勞力士的探二 (左)開始好了。

這隻錶是我三十歲的時候送自己的禮物。其實本來就很想要有一隻勞力士,不過那時候負擔不起。


剛好在三十歲那年看到了一隻不錯而且狀況又好的探二,再加上周遭的朋友也一直跟我說再不買,以後不知道會漲到什麼程度,勞力士每年都在漲,你知道的... 所以當時覺得不錯就買了,因此就意義的程度來看,這隻錶非常重要。

那這隻勞力士Datejust (中) 呢?

這隻其實就是一隻很常見的勞力士Datejust,型號是1601,年份的話大概是1978年左右,大概三四十年前。這隻錶當初是我媽媽送給我爺爺的禮物,後來在我爺爺去世之後,這隻錶被我舅舅拿去當鋪當了兩次。

你是說,先去當了,然後贖回來,又去當,然後又再贖回來?

對,最後一次贖回來後,我一個舅媽把這隻錶交給我媽,從此以後就把它收在保險箱裡。後來就像我說的,09年我開始喜歡手錶,我媽知道了之後就把它從保險箱拿出來交給了我,我想,在某種意義上也算是個傳承吧?


最後這隻Omega的Seamaster (右)呢?

那時我在找一隻結婚要戴的錶,在當時我覺得我的錶都偏大...應該說,我的手錶大部分錶徑均落在39-40mm左右,當然以現在的標準來說不算大,但對於喜愛經典男裝的我們當然就會覺得沒有那麼適合西裝(下圖)。


後來找了一陣子才在朋友的錶堆中挖到這隻1953年的老海馬。


這隻錶的錶鍊很有意思。

這是我後來配上的,那時候很想要一條鋼鍊,但市面上找不到適合的款式,後來在荷蘭找到了這家錶帶電商買了這條鏈帶。


對我們來說,老錶就是要有當時的樣貌,正所謂 Period Correct。


進入最後一個話題,你也拍照嘛,什麼時候開始養成這個興趣的?

實際上要說的話大概是兩年前開始吧,目前都是以拍攝手錶為主。


Kevin的攝影作品


你經營的Instagram帳號中,放的都是你的手錶拍攝作品,談談你的拍攝風格或是理念。

其實我以前專拍手錶本體,但時間久了我發現手錶不在手上都是死的,還是要戴在手腕上才活得起來。


現在IG上很多人都會拍錶,而且拍得超級好,相對之下目前比較少攝影師會去拍攝手錶在人手腕上的樣貌,所以我的作品大概都是捕捉他們當下正做某件事情的moment,再把手錶帶入畫面,因此在我的照片當中手錶並不一定會是主體。


Photo by Willy

0 views